菜单导航
> 诗词歌赋大全 > 正文

车载板二首

作者: 含光君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5日 19:33:53

下面美文美句精选网小编就为大家带来精美的文章,一起和小编来看看吧!

 

  鸟有车载板,朝暮尝一至。 世传鵩似鴞,而此与鴞似。 唯能预人死,以此有名字。 疑即贾长沙,当时所遭值。 洛阳多少年,扰扰经世意。 粗闻方外语,便释形骸累。 吾衰久捐书,放浪无复事。 尚自不见我,安知汝为异。 怜汝好毛羽,言音亦清丽。 胡为太多知,不默而见忌。 楚人既憎汝,弹射将汝利。 且长随我游,吾不汝羹胾。

  

车载板二首_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文美句精选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斜径

下一篇:没有了

斜径遇通南埭路,数家遥对北山岑。 草头蛱蝶黄花晚,菱角蜻蜓翠蔓深。
2019年09月05日 19:33:52  含光君
少年不知秋,喜闻西风生。 老大多感伤,畏此蟠蟀鸣。 况乃舍亲友,抱病独远行。 中夜卧不周,恻恻感我情。 起视天正黑。 弱云乱纵横。 似有霰雪飘,不复星斗明。 时节忽如此,重
2019年09月05日 19:33:44  含光君
蔡子勇成癖,剑可万人敌。 读书百纸过,颖锐物不隔。 开口取将相,志气方自得。 偪仄何偪仄,未见有一获。 萧条两翅蓬蒿下,未能生彼升天翼。 焉能学堂上燕,绚练新羽翮。
2019年09月05日 19:33:43  含光君
元和伐蔡何危哉,朝廷百口无一谐。 盗伤中丞偶不死,利剑白日投天街。 裹疮入相议军旅,国火一再更檀槐。 上前慷慨语发涕,誓出按抚除睽乖。 指撝光颜战洄曲,阚如怒虎搏虺豺。
2019年09月05日 19:33:34  含光君
文/童华 人生自是有风云得失无常 而能够迎来今日 时间让彼此渐渐忘了你我 而唯一能记住的 留在生命里的感动 还是阳光下那个灿烂的笑容 杨树开了花 这些花一串串的 桃花展瓣吐蕊
茫茫九派流中国, 沉沉一线穿南北。 烟雨莽苍苍, 龟蛇锁大江。 黄鹤知何去? 剩有游人处。 把酒酹滔滔, 心潮逐
蔡子勇成癖,剑可万人敌。 读书百纸过,颖锐物不隔。 开口取将相,志气方自得。 偪仄何偪仄,未见有一获。 萧条两翅蓬蒿下,未能生彼升天翼。 焉能学堂上燕,绚练新羽翮。
文/方小齐(湖北) 风儿轻叩。你终以最美的姿态炫舞 飘飞成,最美的慢三步 世界寂然。降落的一份懂得 散落满地的幽幽心语。尾音,渺小 光阴漫过季节。几条横枝以内,呼和过风声
老屋的门槛 是横在心头的一道疤 无论高低 回家的人终将跨过 那种抬脚的痛 落在心上
堆来枕上愁何状, 江海翻波浪。 夜长天色怎难明, 无奈披衣起坐薄寒中。 晓来百念皆灰烬, 倦极身无凭。 一勾残
作者/杨吉亮 站在村口 不是那叽叽喳喳的小鸟 把爱挂在嘴上 一声接着一声地叫个不停 不是那路边高高的蒿草 在风中摇晃着尖尖的脑袋 翘首以盼 在时光里迫不及待把爱寻求 生命来也匆
少年不知秋,喜闻西风生。 老大多感伤,畏此蟠蟀鸣。 况乃舍亲友,抱病独远行。 中夜卧不周,恻恻感我情。 起视天正黑。 弱云乱纵横。 似有霰雪飘,不复星斗明。 时节忽如此,重
杨胜彪 乡下,一位老人 每天在阴凉的树下 总是谈一些羡慕别人的话语 从农村谈到城市 从穷人谈到富人 却从不讲自己的土地怎样杂草丛生 而另一位老人 每天蹲在炙热的小河堤岸,静守
杨胜彪 从初夏走来 用双手,劈开低沉的黑暮 此时,一场夏雨揭开了 农事的繁忙 久旱的土地 听从雷电的安排,揭杆而涨 为干枯的秧苗灌浆 秋天,一群麻雀 惊动山里的农人 手持锋利的
山下旌旗在望, 山头鼓角相闻。 敌军围困万千重, 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 更加众志成城。 黄洋界上炮声
我们不停地走着 是为了明天走得更远 那些看着我们走远的人 只留下转身的背影 周永胜丨诗歌
鸟有车载板,朝暮尝一至。 世传鵩似鴞,而此与鴞似。 唯能预人死,以此有名字。 疑即贾长沙,当时所遭值。 洛阳多少年,扰扰经世意。 粗闻方外语,便释形骸累。 吾衰久捐书,放
斜径遇通南埭路,数家遥对北山岑。 草头蛱蝶黄花晚,菱角蜻蜓翠蔓深。
少年不知秋,喜闻西风生。 老大多感伤,畏此蟠蟀鸣。 况乃舍亲友,抱病独远行。 中夜卧不周,恻恻感我情。 起视天正黑。 弱云乱纵横。 似有霰雪飘,不复星斗明。 时节忽如此,重
蔡子勇成癖,剑可万人敌。 读书百纸过,颖锐物不隔。 开口取将相,志气方自得。 偪仄何偪仄,未见有一获。 萧条两翅蓬蒿下,未能生彼升天翼。 焉能学堂上燕,绚练新羽翮。
元和伐蔡何危哉,朝廷百口无一谐。 盗伤中丞偶不死,利剑白日投天街。 裹疮入相议军旅,国火一再更檀槐。 上前慷慨语发涕,誓出按抚除睽乖。 指撝光颜战洄曲,阚如怒虎搏虺豺。
休公遂不起,难料复难忘。 玉骨随薪尽,空留一分香。
杨胜彪 乡下,一位老人 每天在阴凉的树下 总是谈一些羡慕别人的话语 从农村谈到城市 从穷人谈到富人 却从不讲自己的土地怎样杂草丛生 而另一位老人 每天蹲在炙热的小河堤岸,静守
杨胜彪 无法说清夏天的颜色 它轻轻的滑过我的心河 犹如乌江两岸一道风景 把我淹没 漫过锦绣的高原 梦幻的土家山寨 我会把高亢的山歌 酿成美酒,在夏天陶醉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 城里
正名百物自轩辕,野老何知强讨论。 但可与人漫酱瓿,岂能令鬼哭黄昏。
杨胜彪 从初夏走来 用双手,劈开低沉的黑暮 此时,一场夏雨揭开了 农事的繁忙 久旱的土地 听从雷电的安排,揭杆而涨 为干枯的秧苗灌浆 秋天,一群麻雀 惊动山里的农人 手持锋利的
秋天的脚码很大 一脚下去 就是金黄一片 秋天的脚码也很小 高高的谷垛下 找不到她的一个影子